yu13434

想太多——关于主观技巧

穷困潦倒的漫画家:

最近有朋友来信和我讨论分镜,谈论了一些关于分镜的定义问题。


 


而笔者认为,分镜很多地方是无法定义的,因为分镜太过主观,所以学习分镜切忌断章取义或者希望定义出什么。所以凡是涉及分镜的教学,笔者都会说——分镜还有许多技巧,一下子说不完。


 


而笔者之所以一直涉足漫画的教学,以前也曾经有解释过,就是害怕初学者有对知识迷信的心态,希望提倡一种独立思考的态度。


 


漫画的技巧,其实和音乐、电影什么的很像,有一些被写在教科书上的知识,也有一些知识是你看书也学不到的。艺术往往同时存在客观和主观的技巧。


 


大格子、小格子、出格、跨页什么的,每一种格子也许都有他的功能,这是客观的技巧,是死的。但是什么时候用,如何搭配更好,这些则是主观技巧,作者的决定有作者的自由。


 


所以,分镜或许可以教,但是教不完。而另一方面,既然是主观技巧,哪怕某处的分镜——这样画比较好,但是这个选择权还是应该在原作者手上的。如果原作者主观地觉得“那样比较好”,那也是不需要多说的事情,是他自己的选择。


 


那么,要批判、评论、评价这样一个主观的事情,要如何去做呢?


 


没错,就是要带上自己的标签——“我觉得这样不好。”


 


或者,带上概率的标签——“一般来说没有人这样做的,太傻了。”之类的。


 


面对主观的东西,评价必须狭隘,不能把话说绝对了。但别人如何去评论你的分镜,你如何去评论自己的分镜,这些都是后话。真正让笔者感到恐惧的是有些迷信的孩子,他们迷信的对象可能是自己。


 


笔者也遇过一些人谈论漫画技巧时会这样说:


 


“我发现日本漫画中凡是……的情况都会……我把这称为……”


 


“我比较了众多日本漫画的分镜,我发现……只要我怎样怎样……就……”


 


这些归纳招式的事情,国人最喜欢做了,但是其实没什么意义。招式归纳是好事,但是你要考虑到如何运用,如何灵活变通,才会是高手,否则你所做的事情和编了一套舞蹈或者体操没有区别,和武术无关。


 


遇到不懂的地方,就研究,是好事,而这些迷信自己的人,往往会陷入一个怪圈就是——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招数,这一定是个招数,这一定算是一个名堂。


 


换句话说,一旦陷入这个怪圈,你的研究就只能向着“有招数”的目的去进行了,到最后你已经无法去面对“其实没什么奇怪的”这个答案。


 


比如说,就有过朋友来信问我,这样的对白框是什么意思?


 




上图这个对白框,被这位敏锐的朋友发现了不同之处——其指向的箭头有两个!


 





 


而一般的对白框只有一个尖的指向箭头。(上图)


 


所以,这位朋友就问我,两个尖的指向,是不是有什么独特的用意呢?是不是表示“对话比较急促”或者其他的情况下就用呢?


 


这样的问题提出得很有趣,观察得也很细致,但是结果可能并不会太令人满意,因为这可能只是作者随手一甩,或者只是个人风格的问题。就算作者真有什么用意,在读者看来,可能完全不会察觉到太多,而且更重要的是——就算读者不会因为这个箭头而接受到特殊的感觉,作者也不会觉得自己的用意被忽视了。如果真要强调什么,作者自然还有很多种强调型的对白框可以用。


 


这就好像你给父母发短信,有天突然短信还署名“儿子”,可有可无。哪怕你是真有什么用意,你爸妈也顶多觉得莫名其妙。


 


那么,对于这些主观的技巧,要如何自己去做决定呢?如何去定夺呢?


 


笔者认为,如何面对这些未知的事情,这也体现了你个人的修养和自学态度。你若不能独立思考,必然陷入迷信的怪圈。


 


就好像笔者一直痛斥的——许多已经非常熟练甚至有名的漫画家,依然在用日式的对白框配上两三个字就要分行的横写文字一样。这些人,如果不是脑子转不过来,就是根本就没有去考虑过这些问题。


 


换句话说,当你遇到一个不了解的事情的时候,你会怎么做?


 


笔者的看法是——比如说你连分格都不会吧,那么,你就应该研究和学习。而同时,既然自己不懂,就不要突然自己自创什么分格来闹笑话。既然不懂分格,那么你的分格就不应该超出你已知的、看过的漫画中的分格形式。先做到别人的水平,再去进一步研究和突破为宜。


 


如果犯了错误,那么之后就改呗。而这些行为,都体现了你个人的原则和修养。


 


换句话说,那些遇到不懂的事物,少许研究后就要去自己下定义、起名号、创招式的行为,只是一种刷存在感的方式。


 


没错,漫画这门艺术确实看起来,有太多的不文领域,有太多“没有人说过的事情”,所以许多人热衷于创门派、圈地、起招式名这些,你懂的,国人都爱这样。但是那些前辈们即使看到你这些所谓定义,都不作声,是为何呢?因为都懒得去争辩,其实只是你觉得这门领域模糊而已,前辈们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
 


所以,当遇到不懂,而且又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的事物的时候——你可能遇到的就是所谓的“主观技巧”的事情了,最好的做决定的方法就是,根据原则。


 


原则,你的原则,其实也代表了你的修养和自学的态度。


 


笔者的原则是——主观的领域,以人为本。


 


比如说:


 


1、漫画格子的框线,要多粗?


2、对白框的箭头是一个还是两个好?


3、人物是用G笔画好还是用D笔画好?


 


这些问题,你敢有定论吗?但是,你不会不知道哪样好。


 


我来这样说一下,相信问题就清楚了:


 


1、漫画格子的框线只能说大概就好——但是不代表你定下XXmm就是最好。


2、对白框的箭头是一个两个其实都可以——但是不代表一个有什么含义,两个有什么含义。


3、人物你爱用什么笔就用什么笔——并不是说大部分漫画家都用G笔,所以你非要用G笔才是对的,不用G笔画人物就是不专业。


 


但是有的人明知道这样的事情是“主观自由决定”的,还非要因为“大部分漫画家都是用G笔的”,所以给自己下决心“我一定要用G笔画人物”!这不是想太多么。


 


漫画分镜怎样好,不但要看你希望突出表达什么,还要考虑概率、考虑主次、考虑读者的感受等等。这是以人为本出发的原则。


 


以那个双箭头对白框为例,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种情况。


 


1、双箭头可能毫无意义,完全只是作者个人风格。


2、双箭头可能有意义,但是读者看不出来,这说明作者这一手很失败。


3、双箭头可能有意义,但是读者看不出来,作者也不在乎读者是否看出来,只是有那么一点想法寄托在里面,是否有共鸣倒是无所谓。


4、双箭头无意义,但是过分深究的人却以为这里面有奥妙,想太多。


5、双箭头无意义,但是所有读者都感受很深,最后成了原定俗成的一种新的漫画技法。


 


所以,为什么笔者总是不齿那些对白框出错的职业漫画家呢?因为想太多的人太多,而你们身为前辈也没有去为读者多想一下,只顾自己用着爽,从来不会考虑这些行为会误导后辈,也不想改正。但是——这确实又是他们自己的主观自由,所以,笔者只能个人表示,这种人不专业,并且每次提起,都要解释清楚前因后果再痛斥,保持被反驳的余地。


 


如果你面对两个分镜方案无法选择,或者遇到两种对白框无法选择,甚至遇到两种字体无法选择的时候,笔者建议你:首先,你最好先好好研究清楚这两条路的区别,其次,选择最好、最保守、最能够表达清楚的一方吧。


 


在“读者体验”面前,所有的主观技巧或者你的什么自创招式,都“应该”低头。


 


之所以说“应该”,意思是——你也可以标新立异,不过后果只会自负。反对标新立异肯定不好,但是必须要知道后果自负,这样,创新者才会去考虑创新的“度”,才会去考虑读者的是否能明白是否能接受,才不会搞一些谁也看不明白的东西然后自诩创新,并说“是你们不懂我”。


 


很多人总是想着“为什么世界都不理解我”,“为什么我的漫画表面很烂其实暗藏了很多用意却没人发现”,这是因为你没有尝试去理解世界。想太多往往就只能孤芳自赏,越发促使你刷存在感的行为,最后越陷越深。


 


最后总结——如果有些事情你明知道是傻事,就不要催眠自己还要去干了,不要中了“凡事必有定理定论,而如果某事没有定理定论,自己就要创一个”的思维定式。


 


“我死也要当漫画家!”这看起来是傻事,但是,这又确实是个未知的未来,说不定以后真的会成功,所以,这不算傻事。


 


“我不吃饭也要画漫画!”这就是傻事了,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?这是可以明确知道结果的。


 


所以,所有有心研究漫画、分镜的朋友,一定要内心清晰,也许你们已经成功地不迷信他人,但是千万不要落入迷信自己的怪圈里,闭门造车。


 


更不要迷信笔者,我自己也有盲点,也有看不清状况的SB时候。总之,笔者能做的只有互相理解,不断启发。





评论

热度(28)

  1. 大爱兼桑十漫个为什么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yu13434十漫个为什么 转载了此文字